火焰灼华

没什么好说的狗屁人生

“被驯服

“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驯服,这大概是《小王子》这本书当最具有神秘色彩的词。小王子星球上的玫瑰根根带刺,它的艳丽眩人心神它的高傲却又叫人迟疑。狐狸谨慎小心却又告诉小王子,只要你耐心地驯服我,我们就会是永远的朋友。小王子说:“有一朵花……,我想,她把我驯服了……”玫瑰是幸运的,在她与小王子连驯服为何物都不知晓的情况下,他们就有了与彼此的联系。

  驯服,书外的解释是温和顺从。而在小狐狸那里,驯服等于建立关系,一个形容词,一个动词。两者几乎完全不相同。而如今的人们提到驯服,往往两种意思都联想不到,而会有一个词自动浮出水面,征服。这个词带有着不平等的意味,而人们往往会将其与驯服挂上等号。人们厌恶着被“驯服”,就好比没有人会喜欢被不平等的对待。

  这是一种不成文的颜面问题。人们从不把它放在明面上,却亦不阻止它在背光处暗流涌动。

就好比小王子的玫瑰,娇俏艳丽的玫瑰太像太像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孤芳自赏者,他们有自己的美好,亦喜欢别人来赞美他们的这些闪光点,对于赞美自己的人他们会微微扬起自己的带有朝露的花瓣,来博取更多的认可与惊叹;对于怀疑自己的人,他们会像野兽那样呲着牙,幼稚的伸展着自己稚嫩的四根刺来抵抗,去示威。玫瑰看上去那么的抵触小王子,用她那敏感多疑的心去折磨他,可是她真的不想与小王子建立联系吗?

  玫瑰在小王子离开时候的恬静温柔的姿态着实的让小王子吃了一惊。玫瑰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或许她曾经有想对小王子这么做,但她碍于她的骄傲,她从不这么做。所以当小王子离开的时候,她就仿佛变了一个样子。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玫瑰,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小王子在她心中的存在有多重要。

  因为被驯服的不只有小王子,还有玫瑰。这种联系是双向的。

  “这就像花一样。如果你爱上了一朵生长在一颗星星上的花,那么夜间,你看着天空就感到甜蜜愉快。所有的星星上都好像开着花。”玫瑰在小王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应当也在思念着他吧,望着升起的太阳回忆着他金亮的头发。

  这种驯服是双向的惦记与思念中的甜味。

  狐狸坐在被黄昏映照的橙红色的石上,悠悠的晃动着它那燃烧着的火焰一般的尾巴,眼睛不知是因为惬意还是思考的缘由,眯成了一条缝, “人们已经忘记了这个道理,”狐狸说,“可是,你不应该忘记它。你现在要对你驯服过的一切负责到底。你要对你的玫瑰负责……”

  驯服是相互的负责,心甘情愿倾听过她的怨艾和自诩,聆听着她的沉默。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我们常常回去试着“驯服”别人,会将自己摆放在一个负责人、保护者的角度去看待。但事实上,这又是另一种方面的不负责,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当作玻璃制品一般被小心翼翼的对待,人们都渴望做驯服者而非“被驯服者”。这是一种潜意识的错误,和上面所说的面子问题可以归为一类。这是一方面的不平等,而在另一方面,玫瑰的娇柔做作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造成小王子烦恼的原因,没有人能够依仗着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地位而做刻薄刁难的事,这是另一方面的不平等。

   正是这两种不平等,间接开启了小王子的旅程,让玫瑰明白自己的错误。在我们想要成为驯服者的时候,不妨想想先成为一个被驯服者,对对方以及自己给予相同分量的责任。让颜面问题的波涛平息,有谁会喜欢绕着弯子讲话?有谁喜欢被对方用鄙视的眼神和不屑的鼻息对待?又有谁会只喜欢一昧的付出,却得不到一个正眼相看?

   只有学会被驯服,才能建立起关系。只有学会负责,才能明白一切都是值得。只有用心去感受,才看得实质性的东西。而我觉得不会有什么比那纯粹的羁绊,更触动人心了。

 


云梦双杰

很合适的歌词。至少我个人是这样觉得的.....

九重现实

无意之中忘记 是用谁的笔 写下以为不会分离的话语
正是因为惧怕 要为遗忘悲伤 才把悲伤这件事本身遗忘

我藏起了悲喜 装作恣意的鹰 对风雨的侵袭丧失感应
以为眼中泪滴早已经被封印 直到遇见你歌里的坚毅
想要拾回久违的感情 未来却戏剧般被否定
没办法承担你的期许 不敢再听 只是逃避
无能为力 我顽劣的叛逆 现实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连固执的资本也都尽数失去 再没坚强能供自我麻痹
从你的身边匆匆逃离 甚至没听见你的悲鸣
修葺你那沉溺的心 是否来得及
你有没有可能性 为我苏醒

在你独自转身偏离轨道的一刻
转瞬间 世界空了
我策划出无数个可怖的镜头
自虐着 扮一个受害者
许多为什么 犹豫想问出口
又抗拒知晓真正缘由
是我无足轻重 不意外的结果
思念照旧扼住柔软咽喉

我握紧这份痛 演出偏执的兽 被困在畸形的悲剧段落
仰视那片离我远去了的天空 生命真实得再无法忍受
义无反顾地向下坠落 痴心妄想谁能接住我
却自知嘲讽 还不过是向你呼救
还好终于我们相隔着现实的断层 不约而同地将彼此选择
你的声音击破梦魇一重一重 自最遥远的彼方呼唤我
想要再一次被你纵容 想要再一次被你拯救
那些一意孤行的过错 还请原谅我
面对凶险的今后 别离开我

她们的目光安然飘落 向初绽花朵
即使被现实再度触摸 也不畏缩

我握紧这份痛演出偏执的兽 被困在畸形的悲剧段落
仰视那片离我远去了的天空 生命真实得再无法忍受
想要再一次被你纵容 想要再一次被你拯救
那些一意孤行的过错 还请原谅我
面对凶险的今后 别离开我

摘录

是贪婪的人 渴望被爱 被拥抱 被理解 被接受
又是自私的人 拒绝去爱 去尝试 去理解 去接纳
——《红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